[]

上次落水之後,

千螢就把他們關在家裡安分了幾天。

時千總是喜歡帶著妹妹瞎跑,時寶寶對她的哥哥言聽計從,就像個跟屁蟲,

去哪兒都要粘著他。

反正兩人活動範圍就在民宿周圍,

連小院都出不去,

又有千正民看著,

比起讓時陸帶他們都更加令人放心。

一大早,

他們兩就爬起來跑去後院看兔子,昨天小心摸了把兔子尾巴的時寶寶念念不忘了一晚上,天剛矇矇亮,就一骨碌爬起來跑去哥哥房間,讓他帶自己去看兔子。

千螢半夢半醒被他們吵醒,踢了踢時陸,

自己冇起來床,又趴下睡著了。

冇一會,被子重新被掀開,

時陸從外麵回來。

“爸在下麵帶著。”他也犯困,伸手一摟住她,

埋頭睡去。

兩人睡到日上三竿,醒來聽到小院裡清脆的笑聲,

千正民在拿著軟水管澆花草,

時千帶著妹妹兩個跟在他後頭,

伸手去接濺出來的水珠。

小孩手掌極白又軟乎乎,

水珠子在陽光下發亮透明,底下一片笑意,

千螢趴在窗戶上看著,身後有人擁上來。

“在看什麼?”

“你看我們兒子女兒。”千螢盯著下麵的兩道小身影,

嘴角帶笑:“他們笑得多開心。”

時陸目光一同看下去,也笑了,輕罵道:“調皮搗蛋。”

起床洗漱完,千螢剛下去吃早餐,兩個在外麵專注玩的人就立刻看到她,蹬蹬蹬小跑衝了過來。

“媽媽!”時千和時寶寶齊齊撲到她懷裡,臉蛋輕蹭著。

“和外公一起好不好玩啊?”千螢柔聲問,摸摸他們小腦袋瓜子。

“好玩~”時千奶聲奶氣,仰起頭:“但還是想媽媽。”

“還有爸爸。”時寶寶不忘補充了句。

兩人特彆黏他們,千螢和時陸工作都忙,平時都是阿姨帶著,隻有晚上下班時能見到麵,因此一到休息時間,兩個基本無時無刻都要纏在他們身邊。

“今天怎麼這麼乖?自己玩了這麼久。”千螢聞言笑著問,時千麵容乖巧答:“外公說讓我們不要打擾爸爸媽媽睡覺,你們太累啦,就帶著我和妹妹一起在下麵玩~”

“乖寶寶。”千螢獎勵似的在他臉上親了一口,時寶寶也立馬湊過來,“媽媽,我也要~”

千螢又捧著她的臉用力親了下,剛吧唧完,旁邊馬上湊過來另一張臉。

時陸厚顏無恥:“我也要。”

“”

一家四口的時光也有靜謐的,午後閒暇,外麵日頭正盛,房間風扇涼爽愜意。

地板上鋪著席子,窗戶大開,微風一陣陣灌進來。

時千跟時寶寶坐在涼蓆上認真玩著拚圖,兩人難得安靜,偶爾響起一兩句稚聲稚氣的討論話語,時寶寶在旁邊給哥哥遞著卡片,時千低著頭一臉專注。

千螢切了一盤水果,在旁邊喂著他們,偶爾自己也吃兩口,盤子裡冇剩多少時,她拿過去給時陸。

躺在那打遊戲的人張開嘴。

千螢無語,還是拿著叉子插起蘋果餵給他。

“好甜。”時陸說話時,卻直直盯著她的唇,他衝她仰了仰臉。

千螢直接塞了塊蘋果到他嘴裡:“孩子們都在。”

“過來。”

“嗯?”

千螢在時陸示意下湊過去,不防眼前突然一暗,時陸直接扯起旁邊床單重重一揚,遮下來,把兩人都罩在裡頭。

光暈模糊一團透進來,唇上溫熱,被人含住,倉促又纏綿的一個吻,床單掀開,千螢心還在怦怦跳,本能看向角落那處。

好在,時千和時寶寶兩個頭抵頭玩得著迷,根本冇有注意到這邊動靜。

千螢羞惱瞪他,時陸正靠在床尾,襯衫敞開,咬著唇笑得肆意盪漾。

吃完這盤水果,大家都各做各的事,千螢拿著本書趴在時陸懷裡,翻閱到上次的位置。

午後適意,兩人剛剛放鬆下來,時陸偏頭把她垂落下來的頭髮挽到耳後,千螢看著書手指翻動。

“爸爸!”

“我也要!”

腳邊正在坐著玩拚圖的人一見到他們躺下,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奇事件,立刻丟掉手裡卡片,紛紛擠了過來。

兩人齊齊撲到時陸身上,一個在左一個在右,時陸被他們壓得直不起身,再加上一個千螢,他抬手擁住他們三個,躺倒地上,艱難出聲。

“我快要被你們壓死了。”

兩個小孩笑得更開心了,在他懷裡拱來拱去,千螢被擠到一邊,全然冇有要解救他的意思。

時陸望著天花板,感受著身前重量,痛苦心想,這真是甜蜜的負擔。

傍晚時分,民宿裡的牛奶和水果都吃得差不多了,原本明天是下山采購的日子,時千等不及,抱著空的牛奶盒可憐巴巴看著。

千螢在廚房幫忙一起做晚飯,時陸正好無事,看到牆角自行車,把這台發灰的老工具從角落推出來。

“走,爸爸帶你下山買牛奶。”

時千興奮直拍手,冇過多久,蹲在正被時陸用抹布擦灰的自行車麵前,又不掩擔憂。

“爸爸,這個車子真的安全嗎?”

時陸冇想到他小小年紀安全意識還挺強,笑了,擦乾淨車後徑直踩上去,朝他抬頭示意。

“上來。”

時千立馬忘記了剛纔的擔心,屁顛屁顛跑過去。

他人剛剛到車子高,被時陸提著兩邊胳肢窩一把抱起,放到身前車子橫杆上,腳下踩動踏板。

“坐穩出發咯。”

車子像一陣風似的騎了出去,平穩行駛著,迎麵涼風襲來,時千坐在自己爸爸身前,開心雀躍,連連大叫:“哇!”

“爸爸太好玩了!”“我還要!慢一點——”

時陸在門前空地熟悉了幾圈,嘗試著帶人,千螢在裡頭聽到動靜出來時,就看到父子倆騎著車在繞圈,時陸身前載著兒子,時千在他懷裡無比開心。

眼前的一幕有幾分熟悉,依稀記得,曾經也有個這樣的少年,騎車在她麵前一圈圈兜著炫耀,陽光下一臉得意。

時陸剛學會騎車的樣子還曆曆在目,一轉眼,他都已經可以帶著他們的孩子在這裡兜風了。

“我帶兒子下去買牛奶。”看見千螢,時陸車子騎過來在她麵前停下,一腳撐著地,單手握著車把手,摟著時千同她報備。

“你帶他可以嗎?”千螢目光打量過他們,有點不放心。

“剛剛試了幾圈,應該冇問題。”

“爸爸!我也要去——”

千螢還冇來得及出聲,腳旁已經竄出來一個人,時寶寶跑過去一把抱住時陸大腿。

“我也要和哥哥一起坐車車。”她仰著小臉嬌聲嬌氣地說,見時陸一下冇回答,迫不及待張開雙手要抱抱。

時陸隻好把她從地上抱起,擱在懷裡。

他用眼神詢問千螢,旁邊的千螢已經眉頭輕皺:“妹妹,下來。”

“你太小了,不能坐這個車車,不安全。”

她伸手想把時寶寶從時陸懷裡抱出來,可惜她不願意,小手牢牢扒著時陸脖子,還有理有據:“哥哥可以我也可以。”

千螢無奈瞪向時陸,兩人對峙幾秒,他小小舉起手:“我應該也可以。”

時千被他趕到了後頭,坐在自行車後座,牢牢抱著他的腰,時寶寶如願以償坐到了他身前,開心扭動著身子新奇打量四周。

時陸讓他們兩個抓穩整裝待發。

“出發了——”

“路上注意安全。”千螢憂心忡忡,隻能囑咐。

“慢點騎。”

“放心吧。”時陸走之前不忘在她臉上偷親一口。

千螢站在原地,一直目送那輛車載著三人騎下去才離開,時陸的身形沉穩,她稍稍放心,重新反身回到廚房忙碌。

騎車到山下一個來回不過半小時,飯菜剛盛上桌,時陸就帶著他們兩個回來了,時千手裡提著一大袋牛奶,一下車便心滿意足往冰箱那跑。

“擦擦汗。”千螢中途捉住他,拿毛巾擦掉他額上亮晶晶汗珠。

“媽媽。”他撒嬌地在她手下蹭著,仰著臉享受狀。

“好了。”

千螢三下五除二給他臉擦乾淨,把他往前輕推了推,得到釋令,時千一溜煙跑遠了。

“怎麼樣?我技術是不是增長很多。”後頭男人眼底驕傲,一臉待誇獎的模樣。

“太厲害了。”千螢敷衍誇獎道,給他擦汗。“一點也不像從前躲在我車後座瑟瑟發抖的樣子了。”

時陸:“”

“爸爸什麼時候躲在媽媽車後座了?!”剛冰完牛奶回來的時千剛好聽到這句話,他瞪圓了眼睛,烏溜溜的,不可思議叫著。

剛剛纔在兒子女兒麵前建立起高大雄偉形象的時陸:“”

他是萬萬不可能承認的。

“啊?什麼時候?”時陸裝傻,看向千螢,滿臉無辜:“有這麼一回事嗎?”

千螢好笑,善良的不拆穿他。

“可能冇有吧。”

“你看,我就說冇有。”時陸連忙抱起時千離開這裡,一路還不忘給兒子洗腦。

“媽媽記錯了,你彆瞎信她的,爸爸騎車可厲害了,你剛纔也看到了對不對?”他還誘哄小孩,一定要聽到誇獎。

“爸爸剛纔帶你厲不厲害?”

天真單純的時千毫不猶豫上了他的當,重重誇讚:“厲害!”

時陸心滿意足,對著他的臉一口親了上去。

“乖兒子。”

“爸爸是世界上騎車最厲害的人!——”

時千的彩虹屁就跟不要錢似的往外冒,這個晚上,時陸破天荒允許他喝了兩瓶牛奶。

臨睡前,他砸吧著嘴,連夢裡都在說。

“爸爸,騎車,厲害。”

時陸樂得不行,終於把跟隨了自己十幾年的黑曆史洗清,他關上門轉身準備回房,結果一回頭,正對上千螢視線。

她站在那搖搖頭,滿是無奈。

“天天就知道欺負小孩。”

“以前是搶人家東西,現在是連哄帶騙。”

“真有你的。”

時陸:“”

這黑曆史太多,看來是洗不清了。

又換域名了,原因是被攻擊了。舊地址馬上關閉,搶先請到c-l-e-w-x-c點卡目(去掉-),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