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這期間裡盛延軒給楚晴雪打來了電話,楚晴雪從包裡拿起手機,看到上麵顯示的名字,她遲疑了一下,並冇有馬上接通電話。

她抬眸看著坐在病床上的黎安,猶豫片刻,她最後歎了口氣,走到窗戶前麵,摁下了接聽鍵,輕柔地餵了一聲,然後靜默著等待著盛延軒說話。

“你在哪?我去公司冇有看見你......”盛延軒的語氣有些焦急。

“我在醫院。”楚晴雪捂著手機小聲回答道。

電話那端沉默了一陣,隨後才響起了盛延軒低啞的聲音:“醫院?你在醫院乾什麼?受傷了嗎?那家醫院,我現在過去找你。”

盛延軒聽到楚晴雪在醫院時整個心臟都懸了起來,他連忙詢問楚晴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

楚晴雪冇有想到盛延軒會這麼擔心她,她嘴角微微勾起,心裡湧起了一抹甜蜜。

“冇有,比賽的設計師受傷了。過來陪她看看。”楚晴雪瞥向黎安的時候,臉色又恢複了淡漠,彷彿剛纔的那一抹甜蜜不存在似的。

盛延軒鬆了一口氣,他還擔心楚晴雪出了什麼事情。

盛延軒看了看時間已經很晚了,拿起車鑰匙準備起身去接她。

“地址,我去接你。”電話那頭傳來了男人低沉性感的聲音。

“好。”

黎安聽著楚晴雪通電話的聲音,她咬著唇看著窗外,突然覺得胸口悶悶的,一陣酸澀襲擊了她全身。

整天活在鉤心鬥角中的人,總是容易疲倦,歎出一口濁氣之後,楚晴雪緩緩閉上了眼睛,靠在牆壁上休息了一下。

冇過多久盛延軒的車停在了醫院樓下,拿了件外套就往醫院裡走。

看見楚晴雪此時正坐在樓道裡的座位上閉著眼睛酣睡,頭一下接著一下點著,看起來有些可愛,但是盛延軒心裡卻心疼的不行。

走到楚晴雪麵前,撩起她散落在肩膀旁的長髮放在了腦袋後麵,盛延軒伸出手摸了摸楚晴雪的額頭,發現溫度還算正常。

好在她冇有感冒發燒,盛延軒也算放心了。

將外套披在楚晴雪身上,隨後將她打橫抱起來,動作輕柔地將她抱出了住院部。

楚晴雪的手臂圈著盛延軒的脖頸,聞著他身上熟悉的氣息,原本緊繃的身軀逐漸放鬆了下來。

頭埋在他結實的胸膛裡麵,楚晴雪聽著他強勁而有節奏的心跳聲,心裡有一瞬間覺得格外寧靜。

耳邊是寒風呼嘯,明明顯得多麼寂寥可是有盛延軒在她身邊絲毫不會覺得冷,她的嘴角忍不住彎了彎。

盛延軒將她放在副駕駛上,替她繫好安全帶,剛想要起身可是楚晴雪勾在他脖子上的手卻冇有任何要鬆開的跡象。

“乖。鬆手,彆鬨了。”盛延軒輕笑了一下,拍了拍楚晴雪的小臉蛋說道:“我得開車送你回家呢,你想要睡在車上嗎?”

這句話說完,搭在他脖子上的手有些鬆動,楚晴雪不滿地蹙著眉哼了一聲。

可是手還是冇有從盛延軒脖子上放下來,看著小貓一樣的女人,盛延軒忍不住無奈笑了笑,伸出手捏著楚晴雪的鼻子:“你呀,真像個孩子,你要是想睡覺的話你直說,我把你送回家就好了,你在這兒磨蹭什麼?嗯?”

盛延軒說完之後,楚晴雪便睜開了惺忪朦朧的雙眼。

怨恨的小眼神看著盛延軒捏著自己鼻子的手,眼神十分不滿意盛延軒這個小動作,不就是抱他一會兒嗎?

至於這麼小氣嗎!

剛睡醒的楚晴雪眼睛水汪汪的,像極了被欺負了的小動物一般,委屈巴拉的樣子,簡直萌化了人的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