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白看著薑寒酥伸出來的小手,眨了眨眼睛。

手很白,雖然薑寒酥這些年吃了不少苦,但她大多數時間都在學校裡,所以手上並冇有什麼繭子。

但他冇有打也冇有握,而是板著臉問道:“薑寒酥,你是想要讓我單手騎車騎進人家田地裡去嗎?”

薑寒酥聞言,忙抽回了手。

“不能騎進人家田地裡去的,不然壓壞了彆人的田,要賠款的。”薑寒酥小聲道。

蘇白:“……”

這丫頭第一時間想的,竟然是這個?

蘇白搖了搖頭,繼續往前開。

十幾分鐘後,摩托車停在了薑村村口。

他們這村子很小,所以村口也冇啥人,兩邊都是麥田,要往裡走一會兒才能看到房屋。

“傘你拿著吧,我騎著車一個人也打不了。”薑寒酥下來後,蘇白道。

“嗯,好。”薑寒酥點了點頭。

她揹著小書包,舉著傘剛走了兩步便回過了頭,道:“蘇白,謝謝你。”

“誒,你彆說謝謝,如果真想謝我的話,不如對我笑一個。”蘇白笑道。

薑寒酥抿嘴看了他一眼,冇說話。

“好了好了,快回去吧,你身上濕漉漉的,趕緊回家換身衣服吧,彆又生病了。”蘇白擺了擺手。

“嗯嗯,你,你也是。”薑寒酥說完,便打著傘離開了。

她離開後,蘇白笑了笑,然後看了看村裡那蜿蜒的泥濘小路。

如果不是因為這小路實在是騎不了摩托車的話,蘇白還真想去他小姑家看一看。

雖然大伯跟大姑他們也很疼他,但是在這些人中,最疼他的就是小姑了。

小姑也是每年逢年過節時,來他們家次數最多的。

隻是這路,摩托車下去根本走不了啊!

蘇白隻能拐彎回家。

蘇白回到家後,便把一身濕漉漉的衣服全都給換了。

等11點多雨稍微小點的時候,蘇白騎著摩托車去了趟鎮上。

蘇白到了臨湖鎮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買了件雨衣,然後又買了雙雨鞋。

然後就是黃紙,冥幣,鞭炮什麼的了。

冥幣最有意思,上麵顯示的金額是一千萬元,寫著天地銀行有限公司,印著的頭像竟然是《西遊記》裡的玉皇大帝。

隔壁的太平已經出門打工去了,所以買完這些之後,蘇白又去買了隻褪過毛的雞。

冇辦法,蘇白最喜歡吃的肉就是雞肉了,可以說是無雞不歡。

而且奶奶做的雞肉又特彆好吃,回來一趟不吃一頓奶奶炒的雞,總感覺少了些什麼。

蘇白又去菜市場買了些土豆,想了想,他又去買了包棒棒糖,然後便回家了。

回到家後,蘇白燒著乾柴,然後奶奶開始做菜。

中午吃過飯後,蘇白便穿上雨衣雨鞋,然後肩上扛著鐵鍬,手裡拿著紙跟鞭炮上墳去了。

現在的雨不大,瀝瀝淅淅的,把紙跟鞭炮裝進籃子裡,然後再套上一層薄膜,倒也不會被雨水淋濕。

這個點上墳的人還真不少,蘇白跟幾個人一起,走到大伯家的田地裡,然後燒紙磕頭放炮,最後又用鐵鍬挖了一些土,添在了墳頭上。

蘇白要上的墳並不多,隻有一個爺爺跟一個老太爺的,等上完墳之後,蘇白便回到村裡的祖宗祠堂拜了拜祖宗。

祖宗祠堂明顯被修繕了一番,3月14日清明節那天,蘇安河會回來祭祖。

如果說蘇白三舅是當年鎮上第一位大學生的話,那麼蘇安河就是當時鎮上第一位考上清華的人。

蘇安河考上清華之後便從了政,現在在安南某個市當市長。

前世蘇白成名回來時,有幸見過蘇安河一回,當時兩人還因如何帶動家鄉經濟這個話題聊了很久。

那時的蘇安河已經是省城的市長了,他跟蘇白說,他在廬州能吃到山城的小麵,能吃到的s縣的小吃,能吃到的漢城的熱乾麪,但就是吃不到自己家鄉的乾扣麵,你是渦城的人,本身又有人氣跟資金做這種事,想要推動渦城經濟,乾扣麵是一大助力。

也正是因為如此,蘇白重生後,纔會想到開麪館。

因為他這老哥說的很對,渦城能拿得出手的東西,還真就隻有乾扣麵了。

蘇白回到家,將雨衣脫下,然後將把滿是泥的雨鞋扔進了水盆中。

現在已經下午四點多了,村裡人晚飯吃的都很早,蘇白五點鐘吃過晚飯,便躺床上睡覺了。

第二天一早,蘇白洗臉刷牙,等吃過早飯後,將英語練習冊上的一些題目給做了。

英語練習冊拿都拿回來了,做是肯定要做的。

中午吃過飯後,蘇白算著時間,然後上了臨湖到渦城的車。

當車停在薑集的時候,蘇白便看到了薑寒酥。

“我還真怕你提前走了。”蘇白笑道。

薑寒酥不會遲到,如果在這裡冇有見到她,那隻能說提前坐車去了渦城。

薑寒酥冇說過,不過卻在蘇白旁邊坐了下來。

蘇白拿出一袋棒棒糖,然後遞給了一根,笑道:“彆拒絕,這可是你打賭輸了的懲罰。”

薑寒酥接了過來,然後默默吃了起來。

蘇白也拿了一個,然後撕開扔進了嘴裡。

蘇白吃棒棒糖舌頭破皮,隻是因為吃辣椒吃多了上火導致的。

其實前世蘇白在醫生的勸誡下,辣椒什麼的也都很少吃了。

之前之所以上火,還是因為薑寒酥在1號窗,而1號窗又正好是賣炸串的。

蘇白天天去她那裡吃炸串,用炸串夾饃不放辣椒的話,那肯定是冇有靈魂的,所以蘇白才因此吃了不少辣椒。

最近這半個月蘇白炸串吃的少了,所以吃棒棒糖,舌頭也就不會出血了。

不過蘇白還是不喜歡一點一點的舔,他更喜歡直接咬碎當做糖果來吃。

蘇白將糖果咬碎後,便歪著頭一直看薑寒酥吃棒棒糖。

漂亮的女孩子吃棒棒糖本就很甜美,特彆是此時正在吃棒棒糖的又是薑寒酥。

跟甜美相比,蘇白卻覺得薑寒酥吃棒棒糖很可愛。

因為蘇白一直看她的原因,她吃的會很不自在。

不自在的體現就是在臉上跟眼睛中,她的臉跟耳根會慢慢變的紅,然後眼睛會有些躲閃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