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比賽總共打了四場,HSG三比一結束了對麵。

總的來說,還是很輕鬆的。

但LPL隻有進入四強的隊伍,纔算是有實力的。

排在前四的這四支隊伍,跟後麵的隊伍,實力差距很大。

所以接下來的半決賽,纔是真正見真章的時候。

半決賽的時間就在明天,8月17號晚上。

比賽結束後,蘇白他們也離開了。

蘇白牽著薑寒酥的手,逛了逛海城的美食街,吃了些美食街上的食物。

到了晚上十點,兩人回到了酒店。

薑寒酥先去洗澡去了,等她洗完後,蘇白走進了浴室。

出來後,蘇白幫她吹了吹頭,兩人躺在沙發上看起了電視。

《大秦帝國》三部曲她已經看完了,現在倒是迷上了11年上映的《甄嬛傳》。

不過這部電視劇這幾年確實很火。

雖然這部電視劇挺經典的,但是蘇白就是看不下去,他第一集不知道看了多少遍,就是冇心思去看第二集。

“這麼喜歡看這部電視劇,該不會是學會了準備對付我吧?”蘇白雖然冇有看全這部電視劇,但是講的是雍正身邊幾個女人勾心鬥角的事情卻是知道的。

“當然不是了,你身邊又冇有彆的女人需要我去對付。”蘇白道。

蘇白點了點她的鼻子,道:“要是真有啊,不知道是誰在哭鼻子呢。”

“蘇白說過隻會喜歡薑寒酥一個人的。”她笑道:“不會哭鼻子的。”

“也不害臊。”蘇白笑道。

這次來海城,蘇白拿的東西不多,不過一些換洗的衣服是有帶的。

而在帶的這些衣服中,就有兩套情侶睡衣。

買的睡衣雖然同樣很長,但薑寒酥穿在身上,那一節如白藕般的小腿和粉嫩地秀足還是裸露在了外麵。

她躺在沙發上,蘇白眼前就是那節白皙的小腿和秀足。

蘇白直接將她的小腿放在了自己腿上。

“我給你揉揉腿。”蘇白道。

薑寒酥俏臉通紅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色狼。”

隻是,或許知道掙紮冇用,她倒是冇有去掙紮。

蘇白握住她那對白裡透紅的小jio,開始揉了起來。

不論是可愛的腳丫,還是粉紅的腳板,又或者是一手就能握住的纖細腳踝,蘇白一處都冇有放過。

摸了摸她腳踝處凸起的那塊地方,蘇白的手繼續往上。

其實很多人都不知道這個地方有個專屬的名字,叫做外踝。

薑寒酥通紅著臉,用手按住了蘇白繼續往上的手。

蘇白抬頭看著紅霞漫天的薑寒酥,再也忍不住鬆開手,將她給抱了起來。

看著懷裡羞澀不已的薑寒酥,蘇白直接低頭吻了過去。

蘇白邊吻,邊抱著她向著房間走了過去。

來到床邊,蘇白鬆開她的嘴唇,將她放在了床上。

蘇白趴在她的耳邊,小聲地說了些什麼。

薑寒酥害羞的用枕頭矇住了腦袋。

蘇白轉過身,去了另外一頭,然後拿起了她的那對秀足。

那一次海城之行,她的小jio上套有一雙黑色的絲襪。

而這一次,她jio上冇有任何東西,白白淨淨的。

但對於蘇白來說,白白嫩嫩,冇有任何裝飾的秀足,纔是他最喜歡的。

就如她本人一樣,青澀,純淨,冇有任何瑕疵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薑寒酥率先醒來。

看著旁邊近在咫尺的蘇白。

想到昨夜的事,她的俏臉一紅。

薑寒酥握了握拳頭,對著他的俊朗的臉龐揮了揮:“不要臉,大壞蛋,色狼!”

昨夜比上一次更過分呢。

想到這裡,薑寒酥又抿了抿嘴,真是的,自己當時怎麼又答應他了呢?

怎麼不阻止他啊!

不過,還是怪他。

是的,都怪他。

實在是太壞了。

薑寒酥氣不過,伸手捏了捏他的臉蛋。

憑什麼每天都被你捏,我也要捏。

捏完他的臉蛋後,薑寒酥又颳了刮他的鼻子。

不過她刮他的鼻子,卻冇有他刮她鼻子時的那種感覺。

被蘇白做這些親昵小動作時,其實她是很受用的。

“冇意思。”她嘟了嘟嘴。

看了看手機,發現已經八點半後,她愣了愣。

這段時間在家裡時,幾乎每天都是六點就醒了,從來冇有超過六點半過。

而今天陪著蘇白,就又多睡了兩個小時。

這讓她想起了高考剛結束時的那幾天,那時也是那樣,從來冇有變過的作息,因為有他在而改變了。

隻是,他的懷裡確實很溫暖啊!

每次都能很快的入睡,睡夢裡的事情,也都是香甜的。

蘇白揉了揉眼睛,從睡夢中醒來。

而看到蘇白揉眼,薑寒酥又瞬間躺在他懷裡睡了起來。

她纔不能醒來呢,昨天做了那麼害羞的事情,自己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該怎麼麵對她呢。

蘇白醒來,看著懷裡正在熟睡的薑寒酥,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怕弄醒她,蘇白輕輕地在她臉蛋上親了一下。

想著昨夜的事情,蘇白笑了笑。

有些事情,不是非要直接做最後一步的。

就像是昨天那樣,不也是很舒服嗎?

不過這可能跟自己有戀足癖有關。

蘇白看了看時間,發現才八點多,還早,再睡一會兒。

比賽還要在晚上呢,白天又冇有什麼事。

雖然他創建了這樣一支隊伍,但隊伍成績不論如何,其實蘇白都不太關心。

起碼,冇有比摟著薑寒酥睡覺重要。

蘇白創建這支隊伍,隻是想著憑藉靠著前世的經驗,為LPL做些貢獻。

畢竟在前世,LPL對自己是有恩的。

但他能做的,也就隻有這些了。

讓他再像前世那樣成為職業選手,自己登上賽場打比賽,那是不可能的。

前世的路,蘇白不會走。

但如果因為自己的重生,前世LPL的發展軌跡,能出現一些變化,那也是挺好的。

比如,因為自己,能讓LPL這最黑暗的一年出現一抹曙光。

蘇白抱著她,將腦袋放在她的頭髮上,繼續睡了起來。

薑寒酥冇想到他又睡了起來,真是的,跟豬一樣。

不過躺在懷裡,聽著他那有力的呼吸聲,薑寒酥也漸漸地睡了起來。

再醒時,也是中午十二點。

而他們幾乎是同時醒的。

蘇白看著她,她也看著蘇白。

然後蘇白就看著她俏麗地臉蛋慢慢變紅了起來。

蘇白笑了笑,捏了捏她的臉蛋,道:“真是一朵好看的含羞草啊!”

薑寒酥有些羞惱,嗔怪道:“還不是你弄的。”

“確實是我弄的。”蘇白笑著趴在了她的耳邊,說道:“好姐姐,我又不行了,要不再幫我一次?”

薑寒酥瞬間起身逃出了門外。

呸,不要臉!

想要白日做那種事情,絕不可能!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