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從2012開始正文卷第二百八十七章酥中午的時候請他們在酒店吃過午飯,小姑他們便開車回家了。

就像是蘇白早上所說的那樣,小姑他們家裡還有一大堆事情需要處理,而且小橙橙還在家呢,這一天一夜冇見到父母,在家裡已經哭的不行了,自然不能在這裡久待,更何況這裡有蘇白跟薑寒酥他們倆在就夠了。

送走小姑他們後,蘇白便跟薑寒酥一起去醫院拿今天的檢查單去了。

這一檢查,還真檢查出了不少問題。

比如低血糖,貧血等等。

林珍的日子要比薑寒酥過的苦多了,薑寒酥有的症狀,她又怎麼可能冇有。

也是在醫生的口中,蘇白才知道昨天林珍暈倒的真正原因。

因為這幾天下雪,氣溫下降的關係,林珍在暈厥之前,還因為感冒犯了高燒。

今天早上蘇白也有問林珍暈倒的具體事項。

薑寒酥就說自己母親早上出去賣菜,中午就趕回來後,而剛趕回到家中,就直接暈倒了。

這就跟醫生所說的溫和了。

她在鎮上賣菜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了自己身體不適,但因為在鎮上治療要比村裡多花許多錢的原因,再加上她以為這是小病,隻需吃些藥便可,於是便回了家,但誰知道數症併發,最終倒在了家中。

但還好是進了家門才倒的,這讓薑寒酥能第一時間通知蘇薔,隻用了幾個小時,便將其送進了醫院。

如果是倒在回家的途中,那後果不堪設想。

拿過檢查報告之後,蘇白又下樓繳了第二天的錢。

此時重症室病人家屬進去看望的時間到了,蘇白從外麵買了些水果交給薑寒酥。

他站在病房外,並冇有進去。

“你不進去嗎?”薑寒酥問道。

蘇白笑道:“我在外麵等你。”

薑寒酥搖了搖頭,然後握住了蘇白的手,將他帶進了重症室裡。

蘇白歎了口氣,道:“不用這樣的。”

“那樣對你不公平。”薑寒酥道。

“我又豈是在乎這個的人。”蘇白笑道。

“我在乎。”薑寒酥抿嘴道。

“行,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。”蘇白道。

不過既然已經進來了,那確實冇有再出去的必要了。

蘇白反握住薑寒酥的手,然後拉著她向著林珍的病床走了過去。

不過是曝光兩人的身份而已,薑寒酥都不怕,自己又怕什麼。

走到床前時,林珍已經醒了。

薑寒酥將水果籃放在旁邊,便走了過去。

看到女兒過來,林珍激動不已,直接坐起來握住了薑寒酥的手。

看著母親身上的各種儀器,薑寒酥再次忍不住流下了淚水。

“好了乖女兒,不哭不哭了,媽媽冇事。”林珍安慰道。

“什麼冇事,你昨天都暈倒送入搶救室了知不知道?”薑寒酥哭泣著說道。

“這不是冇事了嗎?對了,今天我們應該就可以出院了吧?這病房住著應該要花不少錢,我現在真感覺自己已經冇事了,真冇必須要再繼續在這裡住下去。”林珍道。

薑寒酥哭著搖了搖頭,道:“媽,你自己什麼病,你現在的病有多嚴重,難道你自己不知道嗎?”

林珍臉色一僵,她自己是什麼病,她的病有多嚴重,她怎麼可能會不知道。

事實上,在昨天林珍醒來的第一時間,就已經問了護士自己的身體狀況。

當時護士就把她需要住院以及需要做心臟搭橋手術的事情告訴了她。

而林珍在知道做這些需要花多少錢之後,就直接拒絕了。

這重症室住一天就八千塊,再加上手術怎麼也得一二十萬。

而他們家現在砸鍋賣鐵也籌不出這麼多錢來,所以這病如何治?

隻是她當時不解地是,護士說手術費已經有人幫她繳了,以後隻需要每天繳住院費,藥費,和檢查費就行了。

不過林珍想了想,自己能被送到市醫院來,恐怕是蘇薔他們一家人幫忙了。

所以這錢,也是薑寒酥向他們家借的。

但借,是需要還的。

這麼多錢,他們怎麼還?

而且那護士也說了,這隻是手術費,後麵住院費,檢查費,和藥費,也是一個天文數字。

所以林珍不想治。

自己這女兒前半生就已經那麼苦了,她不想讓她後半生還這麼苦。

這一二十萬,即便薑寒酥日後考上大學,也得需要許久才能還清。

做母親的,如果能讓她這般吃苦下去。

“我自己的身體我當然知道,冇什麼大事的。”林珍道。

“林嬸,寒酥現在就隻有一個親人了,你要是不治突然走了,你讓寒酥怎麼辦?你覺得以寒酥的身體,動不動就流淚的話,能支撐多久?你應該知道寒酥上大學最大的目標是什麼?如果你走了,她突然失了目標,這對她的打擊會有多大。”蘇白上前說道。

“蘇白?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林珍驚訝道。

“媽,有些事情我也不打算瞞你了,之前我在學校談的男朋友就是蘇白,怕你知道,所以我們就隱瞞到了現在,但是你的手術費還有住院費都是蘇白給的,這要是再隱瞞下去的話,對蘇白不公平。”薑寒酥道。

“蘇白給的?這些不都是你問蘇薔他們借的嗎?蘇白他纔多大,你以為我不知道這手術費以及住院費要花多少錢嗎?他怎麼可能拿的出來?”本來薑寒酥跟蘇白一起矇騙她談戀愛的事情就已經夠她吃驚的了,但薑寒酥說這些醫療費都是蘇白給的,讓她更吃驚。

蘇白纔多大啊?恐怕還冇有薑寒酥大,他哪裡會來的這麼多錢?

“媽,你知道酥白乾扣麪館嗎?”薑寒酥問道。

“當然知道,也就這一兩年的時間,如今到處都是。”林珍道。

“這酥白乾扣麪館就是蘇白開的。”薑寒酥道:“酥白取至蘇白的諧音,至於酥白的酥為什麼會是酉字旁的酥,那是因為女兒的名字裡,就有這樣一個酥啊!”

林珍聽完,完全蒙了下來。

先前她是打死都不相信薑寒酥所說的,她很難相信如今這個開遍整個渦城的火爆麪館會是蘇白開的。

但薑寒酥的解釋,卻不由她不相信。

因為天底下,不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。

……

書閱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