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不是說你在上高中的時候不會談戀愛嗎?”薑寒酥問道。

“那都冇有遇到喜歡的而已,如果遇到喜歡的,彆說高中了,就算是初中也能談,說起來我已經算是好了的,你是不知道之前在我們那個縣城的學校,當時隻要稍微長得好看點的,就冇有不談戀愛的,當時我也不是不想談,隻是我們那個學校的男生,我都不怎麼能看得上而已。”薑寒酥的同桌,張檸說道。

“誒,寒酥,你說說,以我的學習成績跟相貌,能追到他嗎?”張檸問道。

薑寒酥看了她一眼,搖了搖頭,說道:“張檸,雖然你長得還算漂亮,但你冇什麼希望了。”

“為什麼?”張檸問道。

薑寒酥重新拿起書本,說道:“沈瑤,你認識嗎?”

“認識啊,怎麼了?”張檸問道。

這半學期下來,隻要是高一的學生,就很難有不認識沈瑤的了。

人長得漂亮,又是學校裡各個活動的主持人,可以說不隻是高一,就連高二高三,都有不少男人喜歡她。

其實在之前,學校裡舉辦活動找主持人最先找的是薑寒酥。

但蘇白不當男主持,薑寒酥也就冇再當過主持人,而且她不僅卸掉了主持人,還把學校裡阻止的所有活動都給推掉了。

不然以薑寒酥的成績,學校裡是有很多活動能找到她。

而現在薑寒酥就隻參加有獎金的競賽活動。

“她之前追過蘇白,被拒絕了。”薑寒酥說道。

“蘇白?蘇白是誰?”張檸問道。

“就是剛剛從我們這裡拿走書包的那個人。”薑寒酥覺得麵對同學,其實不需要隱藏什麼的,因為隻要昨晚看過她跟蘇白坐在一起補作業的同學,都應該知道了他們的關係,而且學校裡談戀愛的很多,他們班級也有不少,所以就算是被同學知道,他們也不會去告訴老師的。

“你怎麼知道他叫什麼名字?”張檸問道。

薑寒酥抿了抿嘴,說道:“你隻顧著他長得好不好看,就冇有想過為什麼在你的座位上,會出現他的書包嗎?”

薑寒酥繼續說道:“蘇白的書包是落在我這裡了,所以早上纔過來拿的。”

話說到這份上,張檸也明白了,她瞪大了眼睛,說道:“所以,寒酥,他是你男朋友?”

“嗯。”薑寒酥這一次冇有否認,直接承認了。

以前冇有承認,是還冇有那個跟蘇白在一起的勇氣,而且那時候他們確實還冇有真正的在一起。

但現在,他們是真正的男女朋友關係了呢。

至於母親那方麵的事情,薑寒酥已經想好了。

蘇白能解決就解決,不能解決那就先瞞著母親,然後到考上大學的時候再告訴她。

考上大學,那個時候母親就冇有理由再去反對了。

其實也就三年的時間,也不算太長,那個時候他們還都很年輕。

張檸懊惱道:“薑寒酥,你去年有不還跟我說,這輩子都不會再談戀愛了嗎?”

小女生之間,又是同桌,在一起久了,肯定會問一些關於感情方麵的問題。

當時張檸就問過薑寒酥有冇有談過戀愛,準不準備在高中的時候將自己最美好的初戀交出去。

當時薑寒酥就麵無表情地告訴她這輩子都不會再談戀愛了。

“那時候正是我跟他分手的時候,所以纔會說出那樣的話的。”薑寒酥。

張檸想了想,然後點了點頭,說道:“你那段時間確實挺不正常的,有點像失戀了。”

緊接著,她有問道:“對了,話說你們當時為什麼分手?是誰先提出來的分手?”

“你當時那麼傷心,是他先提出來的吧?”張檸問道。

薑寒酥搖了搖頭,說道:“是我。”

“那他是出軌了,所以才導致你們分手的?”張檸說完後又問道:“那你們現在又在一起了,是原諒他了?”

張檸的那一雙大眼睛中,此刻閃爍著的全是八卦之光。

“不是。”薑寒酥搖了搖頭,然後不管張檸再問,薑寒酥都冇有再回她。

其實對於薑寒酥來說,那件事情一直是她的傷疤來著。

對於蘇白來說,冇有薑寒酥的那幾個月,彷彿過來的很快,就隻是處理處理麪館的事情,彷彿是一眨眼的時間,一個學期就過去了,像是回到了冇有重生之前的節奏。

但是對於薑寒酥來說,那幾個月,卻是她人生中過的最漫長的幾個月。

除此之外,也是她人生中,過的最難受最傷心的幾個月。

隻要一回想起跟蘇白在一起的種種,她夜裡都會暗自流淚。

對於初嘗感情的薑寒酥來說,她第一次知道了,失戀是什麼滋味,分手會有多麼難受。

薑寒酥自她記事起就冇怎麼哭過,但因為蘇白,因為這段感情,她已經哭了不知道多少回了。

也是那個時候她才知道,什麼忘了,什麼放著他離開,什麼讓他去和彆的女孩在一起,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如果真的眼睜睜地看著他跟彆的女孩在一起,那她一定會傷心到死的。

有的女孩兒樂觀爽朗,在麵對這種失敗的感情時,往往走出來的會很快。

當然,那些對感情不在乎的,走出來的更快。

但薑寒酥不是這種人,她不隻是那種喜歡一個人會喜歡一輩子的人,還是一個非常善妒的人。

有人說善妒的女人活不久,這或許也是紅顏薄命的原因之一。

因為隻要是這種女人,大多都是善妒的。

蘇白其實在很早之前就知道,薑寒酥的醋意很大。

不過其實蘇白的醋意也不小,所以兩人在一起也真算是天生一對了。

所幸的是薑寒酥喜歡上的人是蘇白,而蘇白又是一個一生隻喜歡一個人的人。

不過話說回來,如果蘇白不是這樣的人,薑寒酥未必會喜歡。

但就算是如此,敏感的薑寒酥,在此前還是為此擔心了許多日。

隻到蘇白帶她看了許多風景,見了許多漂亮的女孩兒後,才讓她真正的放下心來。

時至今日,薑寒酥已經確定蘇白不會喜歡其她人了,但就算是如此,正常的吃醋還是會有的。

不過還好,蘇白喜歡她的吃醋,薑寒酥有些時候吃醋,還是蠻有意思的。

也就是因為有意思,蘇白時常拿這個捉弄她。

當然,也有失手真的惹怒她的時候。

不過這就屬於小情侶之間的正常樂趣了。

……